#愛死敬語還是恨死敬語?!
“敬語”一直是我覺得日文韓文中最有趣的一環,也最令人崩潰的一環。有趣的是,明明是變得有禮貌、把話說的很長很長,但卻還是能從其中感受到「有禮貌的生氣」或「有禮貌的命令」語感,是一種語言中的神秘;崩潰的是,很難。(沒別的,就是很難)
敬語讓我又愛又恨,why?因為當你對敬語「有感」時,wow!代表你成功了一大半,你已經體會得到這個語言的情感骨肉所以才會有感,不然一開始學只會覺得「hen麻煩」、「hen囉嗦」、「10個字可以說完幹嘛說100個字」,翻桌!。
 
275894.jpg
(以前買的參考書,裡面講得不錯但句子有點少)
 
當你能夠運用敬語、能夠從那些冷冰冰的長篇大論繁文縟節中碰觸到情感時,那表示你對這個語言已經有很深入的著墨。最近常跟客戶寫email(哭),雖然大家都是滿口(滿筆?)尊敬&謙遜看似世界和平,但我偶爾仍會被強勢的態度激怒到差點理智斷線。那個時候我會安慰自己:「好啦,人家這麼有禮貌(假仙),自己還能被激怒,可見我這語言學得多好。」
又比方說,以前有次掛完電話,同事在旁邊模仿我還笑我,說我對著電話鞠躬。我狐疑地想「我有嗎?」,後來發現還真的有,而且是自然而然的生成行為(?)。不免俗地驕傲了起來,因為講了電話敬語就會感覺一定要鞠躬,看來我可以當50%的日本人啦!(誰准你的)
或是,的確比我年長的職場前輩(不同公司,韓國人),第一次見面時因為太明顯我比他小,所以他就直接打完招呼後立刻開始講韓文的半語,後來傳訊息也都不用敬語,那一瞬間真的有被惹惱,很想來一句韓劇的台詞「你為什麼要把話放下!!!!????」(韓文中把話放下代表把那些"語尾"放下,就是不講敬語的意思)。聽到“未經同意就說的半話”而感覺到不被尊重,這感覺是一種對自己的肯定,表示已經融入不少韓國人民族性了,不錯不錯(拍肩自我安慰)。
說了這麼多,敬語是一個很有用的「衡量」工具,看你學了多少、是否能夠透徹感受那些字裡行間的意義。但話說回來,還!是!很!煩!
 
還!是!很!煩!
還!是!很!煩!
還!是!很!煩!
 
以前曾羨慕過在日本韓國上班的朋友,但他們除了滿意錢賺比較多,都跟我說一點也不好。常常抱怨日本韓國職場很制式,壓力很大。當然我都覺得他們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直到我愈學愈多敬語、愈來愈常在工作上用敬語之後,本人要鄭重的道歉!!!我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阿,各位朋友們,請珍惜在台灣上班的日子吧!(當然壓榨勞工收回一例一休制度還是不行der<指>)。
講那些敬語除了文法煩冗長煩有時候想確定一下正確寫法、google之後卻有各種說法的神煩之外,最煩的大王就是「做作煩」敬語用久了覺得自己超做作,明明只講過第二次話的人還要說“總是”承蒙照顧了。你哪有照顧我!!!---當我在正在電腦前崩潰吶喊時,還是虛偽做作的寫下這些字句。寫久了都違背心意,覺得自己超不真誠,久了真的會囤積一些壓力。難怪大家都說日本韓國社會壓力大,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完全有一種違背心意的衝突fu。我也喜歡有禮貌,但我覺得中文的有禮貌跟日韓文的有禮貌差異在於,日韓文是無條件的制式化,不問是非(?)不管前因後果不管第幾次交談,框架較重。
後來我發現,自己覺得寫/說/聽敬語很累的原因,除了很難之外,好像是那種執行和實際心情的矛盾所帶來的衝突感所造成的。也就是說行為和心認知失諧,身心沒辦法取得平衡而憔悴。(我朋友說:你不想學就說一聲,找這麼多文謅謅的藉口..!!)
講了這麼多,無非就是因為寫說敬語到一種快要崩潰的地步,尤其是看到(表面)禮貌文但其實是骨子裡是在命令你做事情時,真的只‧想‧翻‧桌。
可惜我很孬,只能來發討拍文惹....T_T
P.S.有些人會問我敬語要怎麼學,我覺得其實除了學基本文法之外,不用學(認真的)。除非你要在工作上用到,才要去上商業文法或是找老師家教最快,不然我也曾經想過先學以後可以用,你錯惹,全‧部‧忘‧光‧囉。(不然我現在在崩潰什麼)。(這裡說的是最高敬語,商業用途的~)
敬語還是跟一般念書不太一樣,生活中不太需要用到(最高敬語)的話,其實懂個基本的就可以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貝爾達日韓范特西 - BearDa fantasy

貝爾達 Bear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