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4167_1738360296384080_3770046937727343339_n.jpg

 

我們需要慢一點的世界。不管在台灣、或是世界各地。

日本是台灣人心中某種程度的美好社會環境,但仔細一看,也有殘破不堪的時候。我們談談2015年12月8日,那一個日本廣島縣府中町自殺的國中三年級男學生。

一個才10幾歲的小孩會選擇自殺,是多麼令人心疼的事實。這樣的新聞在日本一下子就傳開,不少報導紛紛指出,這位小孩是因為國一時被導師紀錄了有偷東西的行為,所以老師告訴他「你沒辦法參加申請入學(専願受験(せんがんじゅけん))」,就在老師約家長來的那一天,學生沒有出現(原本要一起面談),這名小孩選擇在家中自殺。

●家長在搞什麼東西啊?連小孩心裡在想什麼都不知道嗎?!

這是最起初社會的反應。一個國三的小孩自殺了,「家庭教育肯定有問題!」「國一還偷東西...」大多數的發言是冷眼旁觀,國三的小孩自殺了,眾人的心裡,忙著幫他掛上「家庭教育失敗的孩子」的名牌。

●偷竊紀錄是誤記?學校殺人!導師形同殺人

接下來,一連串的報導改變了「風向」。首先國一偷竊行為的紀錄雖然存在,但經過調查顯示,並不是這名學生所為,而是國一時被誤記的。被誤解了的學生,因為無法忍受申請入學受阻,而選擇了走上自殺一路。

可想而知接下來的發展會是如何。曾對自殺男學生進行「申學輔導面談」的女性導師,照片被搜出、名字被爆料(這裡就不提了),要求老師出面負責的怒吼聲浪越來越大,對學校批判的聲音越來越多。

最終,校方道歉了。所有在這個風暴裡面的人,都已經身心俱疲。

人們忙著幫這名老師下定義,「失格教師!」、「形同殺人!」

●「學生希望我不要告訴他爸媽。」---女導師這麼說。

根據最後的調查報告指出,這份偷竊紀錄是誤記,「但」女導師在11月開始的輔導面談,直到12月8日自殺日為止,總共進行了5次面談。你看出一點端倪了嗎?沒錯,那就是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為什麼這名學生沒有「否認」?根據女導師的說法,她當初看到這名學生有偷竊紀錄時,內心非常吃驚,「因為他是個好學生。」成績優異、看不出有什麼問題,女導師直接問了學生,但學生卻沒有強烈「叫屈」。

就因為這樣的反應,學生只表達出「可以不要告訴我爸媽嗎?」導師千想萬想也沒想到,這份紀錄居然是錯的。

你開始替這個學生下定義了嗎?他內心有什麼問題嗎?

其實一切,都沒有答案。現代社會總習於快速結論,快速評斷,快速的定罪,一個國三的學生,他面對老師的錯誤的質問時,他為什麼沒有做出反抗?有教育專家指出,好學生通常在面對老師或上位者的質疑時,比較沒辦法強烈的表達自我意見,但,這也只是事後推斷,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他回答,不是嗎。只有他心裡自己知道。

批判女導師總沒錯吧!是她拿錯誤的紀錄,來葬送一名好學生的未來。但,真的是這樣嗎。根據今年3月、剛出爐的報導指出,紀錄錯誤的是國一老師,而當時隔天的學校會議上,也立刻有另一名老師提出「名字錯了」,所以當場立刻就修正了,只是電子檔案沒改。

誰也沒料到「只是」電子檔案沒改,會牽連到兩年後的一條生命。而當初國一的老師,跟這名被罵到底的國三女導師,並不是同一人。如果你是這名女導師,看到了學生有偷竊行為的紀錄,必須告訴他「學校無法幫你寫推薦書」,你會選擇怎麼做?你會能夠預料他會因此受傷而自殺,選擇無視那份偷竊紀錄嗎?你看見電子檔案時,會立刻心生存疑認為有可能是假的嗎?很多時候我們在當下,也會和她做出同樣的動作,而一條生命消失了,不能夠硬牽連到「哪一個人」的「哪一個動作」,不是嗎。

兩年前,這所學校根本不重視電子檔案,所以沒人去修改、沒人去管。兩年後,國三的導師們決議要用「在學期間內的紀錄」來篩選申請入學的資格,大家心想以老師們的記憶不夠準確,怕不公平,於是一名老師去找出電子檔案,多數人心裡認定「電子檔案是不會錯的」,於是呈報給學校主任。

這一連串的烏龍,導致一條生命的消失。他們或許都有錯,但不單是任何一人能夠背負這條生命的重量,不單是肉搜這名導師、就能夠解釋路在哪裡走上了分歧的那一方。

你可以問,國一老師不該輕忽電子檔案。你可以罵,校方不該沒派人掌管電子文件。你可以問,學生被誤解了幹嘛不否認,你可以罵,學生被誤解了連一句話都不敢跟家長傾訴,是否太過缺乏關懷?你可以質疑國三女導師怎麼不追根究柢,你甚至可以問問,申請入學非得要校方推薦函的公平性在哪裡。

於是我們在整起事件終於塵埃落定之後,發現快速定罪是不公平的,一件事情的真相總需要時間來解釋,但已經來不及了;民粹已經發酵,老師已經被罵,學校灰頭土臉,家屬失去孩子,一條生命消失,而留給社會的,只剩下無助於事的謾罵。

我們能從遺憾和意外中學到的,不應該是速食文化,不應該是第一時間就隨少量資訊起舞抨擊,而應該是「用心對待」。如果每一個環節,每一個人都多用一點心,或許蝴蝶效應,就會不同。

我們都該對身邊的人更好。

●不浪漫,還是要學點日文
万引き(まんびき)。偷東西,這裡指的是那種在商店中假裝買一點東西、又偷一點東西,如果是當面搶劫的那種,不能用万引き喔,要用奪い取る(うばいとる),或是強盗(ごうとう)する也可以。

進路指導(しんろしどう)。類似台灣說的升學輔導面談。

クソすぎる。クソ是大便的意思。すぎる是太~,這句話就是罵人爛透了,很難聽的口氣,女生不要學。

専願入試(せんがんにゅうし)或是専願受験(せんがんじゅけん),有點像是台灣的申請入學,需要推薦函、在校成績考查等等。

創作者介紹

貝爾達日韓范特西 - BearDa fantasy

貝爾達 Bear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浪花-
  • 你真的說得很好
    現代人都太早為別人定罪了 好像這樣做自己就會變成好人那一方

    卻都不知道一件事 當你經歷它之後都不能夠妄下定論
    更何況是我們只是聽了報導的隻字片語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