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9_224413.jpg

 

現階段,我是一個反對廢死的人,但我也已經厭倦了,一有隨機殺人事件就要廢死聯盟出來負責的言論。

我最喜歡問日文老師的一個問題就是:「你/妳為什麼要來台灣?」日本是我們人人稱羨的國家,有美食有打折購物的天堂,更有台灣人最愛稱讚的秩序精神,但這些人、為何願意來台灣教日文,領著不夠高的時薪,他們多半並不是因為結婚、不是因公務而來駐地。

每一個自發性來台的日文老師,都會給出一樣的答案:「受不了日本那種高壓的社會環境。」

以前學習日文的時候,為了增加大量單字,養成每天閱讀日本新聞的習慣。課堂上,最常成為新聞議題的主題,莫過於宅男、美食和殺人魔,老師常開玩笑的說,學日文不能不懂「通り魔(とおりま)」 (指隨機殺人)這個單字,因為這件事時不時就會出現。

高壓的社會,製造出許多隨機殺人魔。日本的民族性多壓抑,相信大家不用說明早有體會,他們的法律還是有死刑,但隨機殺人並沒有減少,反而被貼上全球最著名的「隨機殺人」標籤。

美國是美洲唯一有死刑的國家,但美國校園槍擊事件頻傳,不是嗎?台灣目前也還有死刑,去年為了小女孩割喉案,還立刻執行了數名死刑犯的槍決,如今有阻止隨機殺人案發生嗎?內湖4歲小妹妹「小燈泡」不幸的遭遇,正就說明了一切。

寫到這裡,可能會讓人以為,我要闡述的是「有死刑,還不是有隨機殺人案」,然後再推論「所以有死刑並不能解決隨機殺人案」,再推論「因此反對死刑」,是嗎?並不是。

換一個立場來說吧。南韓法律上有死刑,但已經超過10年以上不執行,基本上人民心中是認為等同於已經廢死了,但南韓的社會有比較安定嗎?除了隨機殺人、傷人案件也是屢見不鮮,自殺更是南韓鼎鼎有名的「悲劇產物」。

就像一開頭所言,「現階段」,我支持台灣有死刑,因為我認為我們的社會或是人心還沒有進步到能夠全面否決死刑、就能追求完善社會的地步。但光從了解日本文化就可以得知,有沒有死刑,跟有沒有殺人魔事件是兩回事;社會的壓力才會造成殺人魔的存在,死刑的存在與否,有時候殺人魔根本不會關心。

講到這裡,你懂了嗎?死刑的存廢需要討論,但根本不跟殺人案件正相關、或是負相關。人們在抱怨媒體製造對立恐慌,在指責腥羶色報導的同時,又允許自己也製造對立恐慌,並且對一切腥羶色報導全部接收,而這一切建構出來的社會風氣、肅殺之慄,正好才是生出一個殺人魔的絕佳溫床。

有殺人魔,跟有無死刑是不相關的,別急著把兩件事情硬要套用在同一個邏輯裡面。無論你支持死刑與否,你都不該在面對隨機殺人事件之際發表「血債血還」、「這種畜生讓他死」、「廢死聯盟出來負責」等等仇恨言論,因為你要知道,一個人PO了一句是一句話,一百人PO了就是一種氛圍,一萬人轉貼就成了一則新聞,幾萬人的民粹就是社會高壓,登上版面透過網路傳播,就是孩子們教育的環境。你或許可以緊抱身邊的幼童,但你無法阻止他看電視看網路吸收那一切的暴力之氣,你可以感嘆社會病了,但你卻沒有資格指著廢死、擁死之人謾罵,因為你也是製造亂源的幕後病毒。(當然你我知道,你的怒吼事出有因,殺人魔先殺人,你才會罵他,但接受暴力風氣的孩子們並不知道,他們沒有判斷是非的本能,他們耳濡目染的,是輕易喊死喊打喊鞭刑的空氣。你的女兒看到你PO的『殺死這些人(殺人魔)』時,她只會接收到『我爸覺得殺人是對的,那些人本來就該死,她可能不會接收到原因,而長大之後遇到了挫折,她很可能就會拿出『那些人就該死』來解決問題。)

「這樣我怎麼帶孩子出去!」是內湖殺人案件發生之後,最多朋友、網友抒發的心聲,人人都想著「我怕我的孩子被殺」,但你有想過犯人也是為人子女嗎?人人都怕自己成了受害者,所以憤而喊出「唯一死刑」的口號,但卻沒想過暴力言語之下,你的孩子會不會有天走上歧途,成了那個人人追打的殺人犯。人人都怕自己的孩子被殺,卻沒擔憂過,萬一我教出的孩子成了加害者,怎麼辦?

第一時間唯一想起這件事情的,居然是受害者「小燈泡」的媽媽。她堅強地提醒眾人重視愛與溫柔,她哭腫的雙眼有悲傷和難過,但字句卻讀不出憤恨與殺戮,她說請大家別討論死刑與否,因為對她來說這不是社會案件,是一個寶貝的離開。

只有被害人的家屬才有資格出來說要犯人受死,這一直都是我的論點。因為即便人們心中不該有恨,但很難去要求受害者也這樣雲淡風輕。「小燈泡」的媽媽令人佩服,是因為能夠在如此傷心欲絕的情況下,用鏗鏘有力的溫柔、給了民粹一盆冷水。殺人魔事件發生後,最多網路發言就是「如果你的家人被殺,那你再來喊廢死看看!」,可是換句話說,你的家人有被殺嗎?沒有吧,又憑什麼幫小燈泡抑或其他受害者家屬喊著「死刑萬歲」呢?

2016-03-29_224346.jpg

必須要重述的是,我並不反對死刑,又或著說,我還想不清楚怎樣比較好,針對現行犯(當然也就包含隨機殺人魔),至今仍思考不出比死刑更好的解決方式。但殺人犯被處死刑,不代表出現殺人犯就是因為沒有死刑(事實上現在有還是有死刑),邏輯不能顛倒推論。很多人支持廢死,是因為不相信司法體制,認為有許多冤獄而挺廢死。我也認為台灣的司法制度並不可信,所以「有條件支持死刑」是現階段我能唯一的說出的立場,我們確實應該支持避免冤獄。可是死刑本來就該考慮許多範圍,包含民族性、社會結構、犯罪原因等等,並非一時半刻可以拍板定案。你可以支持,可以反對,但不該用毫無法治精神的方法去思考解決的方式。小時候我們都聽過北風與太陽的故事,在內心深處確實我認為善意比暴力更容易改變人心、抑或修正犯罪,但台灣社會民心卻不足夠高層次,還不足以讓我能夠相信「太陽」完全有用,所以有條件支持死刑。或許在很久的將來,或許在更進步的未來,人善人惡會更有清晰的脈絡吧!你我誰也不能保障,哪種制度完美無缺。

如果你喊出「唯一死刑」,那麼下次你就不該訕笑中國人民的共產極權,因為你的口號就是一種極權。如果你認為血債血還不用司法程序,那麼有一天國家隨便都能扣你莫須有的罪名時,你也應該高舉雙手歡呼;如果你覺得郭台銘說給他十分鐘他就可以處死一人好棒啊,那你就不該批判共產、納粹或是皇帝制度,因為要十分鐘操生死大權,除了你討厭的殺人魔會做,另一個就是不講法律不求民主的皇帝/極權主了。(即便你是被誤解的,而殺人魔是殺人魔,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定讞死刑,也需要時間和審查)。

學了日文之後,發現台灣人一直都在追求跟日本相似的社會,在「製造高壓環境」這件事情上也是。很多日文老師都對我說過:「我們是『逃』來台灣的,日本的社會讓我喘不過氣來。」在隨機殺人頻傳的那個框框中,不難感受到教育的重要性,心智夠堅強的,可能倖免,卻可能成為殺人魔刀下的受害者;心智不夠堅強的、逃不走的、沒逃走的,就留下來生長成了加害者。

台灣開始趕上日本的步伐了。殺人魔不會因死刑存在而消失,也不會因死刑廢除而增加。殺人魔開始存在,只因為溫柔消失了。

註:小燈泡的媽媽表示,自己的臉書上公開的照片(她與老公、小燈泡),可以提供外界使用。她希望媒體或是網友,不要傳閱現場令人傷心的事發照片,本文用一張小燈泡媽媽提供的笑臉照片,不使用任何新聞媒體、網路載具上出現的現場照,至少讓小燈泡留給大家的身影,是有微笑的。

 

日文單字時間

http://www.afpbb.com/articles/-/3082028

新聞標題:台湾で男が女児の頭部切断、社会に衝撃 通り魔事件か

→で表示地點

→女児(じょじ),表示女子兒童,多半指小學二年級以前的小女孩。跟中文的女兒不同意思。

通り魔事件(とおりまじけん)→通り魔指的是隨機殺人,或是隨機殺人魔。事件就是案件,通常會用事件表示是刑事相關。

 

導言單字

→社会に衝撃を与えている。与えている(あたえている),給予、使…

→容疑者(ようぎしゃ),嫌犯。通常這個字是媒體使用較多,法律上會用「被疑者(ひぎしゃ)」。要注意的是,不管是用容疑者或是被疑者,都是指還沒起訴的狀態,尚未定案的「嫌犯」。如果被起訴了就是「被告人(ひこくにん)」。

→通り魔事件とみて,這裡的とみて,用「て型」是因為這句還沒說完,接續用,

原型是「みる」,漢字寫作「見る」。平常「見る」就是一般的看見,在這邊前面加了と,代表「視為」,”通り魔事件とみて”並不是指你真的看到前面的名詞「通り魔事件」,而是指把這起案件「當做」是隨機殺人案件。新聞中很常使用名詞+とみて的用法。

行っている(おこなっている),原形是行う(おこなう),改成ている是表達現在進行式。這裡是「執行」之意。平常使用也可以用來表現「舉辦」比賽、「舉辦」考試等等,但比較常以被動形式出現。比方說:入学式が行われる(おこなわれる),把要舉辦的名詞放在前面當主詞。

, , , , ,
創作者介紹

貝爾達日韓范特西 - BearDa fantasy

貝爾達 Bear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這一串的不幸,都是選出不承認92共識的民進黨所造成的冤孽!
  • 因為兩年前的318學運,讓人心浮動,使得軍方不知為何而戰,造成念過軍校的鄭捷在北捷大開殺戒!

    因為兩年前柯文哲被神化的外溢效應蠱惑人民,讓藍軍失去地方執政優勢,使得台灣經濟蕭條,造成去年和今年都有劉小妹妹慘死!

    今年綠色全面執政,除了立刻造成霸王寒流與南台大地震,還有這次的劉小妹妹比去年的劉小妹妹死得還慘,以及翁啟惠靠勢大搞內線交易.

    台灣人啊,您何時不要再被騙了...
  • 穎哥
  • 非常有邏輯的文章,死刑的廢存根本無證據影響犯罪率,卻成為政府與媒體逃避預防犯罪轉移焦點的工具。

    至於留言中一樓把天災歸咎於政黨的發言,操弄仇恨的言論,對比原文章的理性脈絡,更顯得無知與諷刺。
  • Vera Yang
  • 看到一樓的留言﹐ 只能搖頭。
  • 翁啟惠跟鄭捷都難逃因果循環
  • 2016年5月10日晚上8點多,看到新聞快報,說鄭捷已被簽署執行槍決!

    新聞說2016年5月8日母親節,鄭母還獨自到土城去探望兒子,沒想到這是母子倆最後一次共同度過母親節!

    法務部長羅瑩雪在2016年5月10日下午還說鄭捷難逃因果循環,準法務部長邱太三在2016年5月9日還曾密會羅瑩雪,所以劣者推測羅瑩雪才會下令讓鄭捷3槍斃命吧?

    湊巧在2016年5月10日鄭捷伏法之前,總統馬英九也批准中研院長翁啟惠的辭呈,讓泛綠的翁啟惠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因涉及貪汙而狼狽下台的中研院長,相信翁啟惠也難逃因果循環吧!

    知名的監所教誨師張柏舟在2016年5月10日看到翁啟惠和鄭捷的新聞,他在深夜新聞接受專訪語重心長地說:"鄭捷迅速伏法,應該是殺雞儆猴吧!"(註:鄭捷的生日1993年4月3日,當年生肖屬雞;蔡英文的生日1956年8月31日,當年的生肖屬猴.眾所周知,翁啟惠因為生技產業而跟蔡英文家族關係密切.).

    聽說鄭捷在伏法前最後的遺言,除了"好渴想喝水"之外,還有想在死前擁抱自己的雙親,不過這已為時已晚了!這好像8年前某高層政治人物卸任之後,因在任內涉及重大貪瀆而被羈押.這位政治人物跟他老婆在吃香喝辣之時,他母親並沒跟著分享,反倒是他住土城跟龜山等地之後,他那宛如風中殘燭的母親還要頭綁白布條與含淚為兒子請命,他的兒子不顧阿嬤的辛勞,竟已婚卻還有閒情逸致去找妮可!

    倘使每個人都隨時把母親生自己在懷胎十月(註:早產或代理孕母例外)的辛勞放在心裡,並有同理心來推己及人,就不會發生隨機殺人事件,也不會濫用職權貪瀆,更不會因不承認92共識而造成現在軍心惶惶而裝病搶退伍!
  • Marstelia
  • 格主寫得好棒!多一個人心存善念,社會多一份安定。其實我感覺包括案件、圍繞案件的仇恨言論,全是因【恐懼】而生的,因為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而起的殺心,不管是殺人殺己,都才是真正我們該怕的。
  • 美麗島事件差點被判死刑的那群人,也起初跟江國慶一樣被媒體形塑成人渣!
  • 前幾天晚上電視台沒訪問有真正單獨輔導鄭捷的前行政院長張俊雄,卻讓沒見過鄭捷的張柏舟來亂吹牛!

    張俊雄目前兼任監所教誨師,36年前在高雄發生美麗島事件,張俊雄也是辯護律師之一.美麗島事件之中逃亡最久的是施明德,當時施明德宛如重大刑案的嫌疑人被老三台給發布通緝專刊!

    本來以為林全跟陳水扁與馬英九一樣,都念過台灣的頂尖高中與大學,沒想到他從左營高中與輔仁大學畢業,聽說他念高中之時,每學期結束都要補考數學與英文.在美麗島事件坐過1933天黑牢的呂秀蓮從北一女畢業,而蔡英文從中山女中畢業,北一女的錄取分數勝過中山女中!

    施明德跟林全都從小住在高雄,施明德還曾就讀高雄中學,施明德以後就讀軍校,因為他想藉掌握軍隊來顛覆蔣家政權,他1961年軍校畢業後以少尉任官赴金門任職.1962年,施明德在小金門擔任砲兵軍官之時因被指涉入「台灣獨立聯盟案」(是施明德和一群台籍青年組成的組織,與海外的台獨聯盟不同)被捕,於1964年,施明德以首謀叛亂罪遭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在偵訊中慘遭刑求,全部牙齒被打至脫落,造成施明德20幾歲後就全口假牙。那時蔡英文在念國小享受千金大小姐的生活(所做的最大冒險僅是走路上下學而不讓司機接送),林全剛考上初中(當時不是9年義務教育),出身眷村的林全也是跟著喊"反共抗俄"以及"蔣總統萬歲"!

    1975年蔣介石去世,繼位的嚴家淦下令全台實施減刑,1977年6月16日施明德囚滿15年釋放(附帶條件為:五年之內不得觸犯有期徒刑兩個月以上的罪行,否則恢復終身監禁的刑期。)然而施明德在重獲自由僅兩年後,再度投入對抗威權體制的黨外運動之中。而施明德也成為美麗島事件中,唯一一個經歷過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橫跨台灣兩段重大政治變動的反對運動者.而在這段時間,蔡英文跟著父親蔡潔生炒地皮,林全考上政治大學研究所之後.受到黨國栽培,出國深造(跟豬哥亮的不同)之後,旋即當上政治大學之後,日後也遊走藍綠之間.日後其他在美麗島事件之後的黨外運動份子(例如:318太陽花學運的那群小屁孩)不僅從未坐牢,陳為廷在蔡英文的護航之下,他屢次對年輕女子襲胸也都安然無事!

    施明德於2015年5月21日宣布以獨立參選人身份投入公民連署,並表示社會迫切需要「羅賓漢」 總統。施明德以「和解是臺灣唯一的路」為由,提出「聯合政府」的主張,對各黨各派進行整合,並且採內閣制為中央政府體制,以公投的方式修改憲法。9月15日因未達到連署30萬份的連署書門檻,而宣布退選。

    施明德為台灣而坐黑牢25年,同樣坐黑牢25年的曼德拉卻可當上總統;在美麗島事件坐過1933天黑牢的北一女高才生呂秀蓮頂多當副總統,從中山女中畢業的千金大小姐蔡英文自述她念書時做過最冒險之事僅是坐公車上下學,然而蔡英文卻輕輕鬆鬆地當上總統!蔡英文和林全只是收割黨外前輩的稻仔尾!
  • 新政府應該追蹤鄭捷骨灰的流向
  • 因為律師沒及時為鄭捷提出非常上訴(可能鄭家沒付律師費,律師純做義務的.),讓鄭捷沒跟其他死刑犯走完確實救濟程序就死掉,於是鄭捷死不瞑目!真擔心有心人士會收買不肖法術人士,盜走鄭捷骨灰,予以做法,讓鄭捷魂魄附身在孕婦的胎兒身上, 幾年之後發生更重大的無差別隨機屠殺!